政治澳門

你讓步或是我讓步?

葡萄牙國會選舉結束後,面對社會民主黨-人民黨的勝利,澳門社會民主黨和社會黨展開有關葡萄牙財政預算的爭論。一方面, 期待社會黨讓步, 讓執政聯盟執政; 另一方面,執政聯盟並未取得多數議…
政治

朋友,但不是那麼好的朋友

資訊互補侵犯條約是習近平與奧巴馬關係靠近最明顯的標誌。 但中國主席習近平對美國的訪問無法抹去中國南海的領土爭端,同時,美國總統意外撞上了人權對話。 上周末,…
政治澳門

抵制選舉「如果存在欺詐行為」

「如果我們核實了非 常嚴重的異常情況」 發生在澳門,「不 是疏忽大意,而是涉 及欺騙──並正在被 核實,我們會進行抵 制,就像歐洲以外地 區選舉行為預計的那 樣」,「我們市民」 黨的負責人蒙多·卡…
政治澳門

有關葡萄牙投票的緊急郵件

居住在澳門的葡萄牙選民應 在今日和明日兩天內向里 斯本提交合法選票,因為澳門的 公共假期即將開始,澳門郵政局 提醒。 澳門郵政局局長劉惠明向葡新社 解釋稱,一封正常的寄往葡萄牙…
政治澳門

土地交易

與政府交易土地的歷史──早在 1999年之前,確保蕭德雄將有約 130萬平方米的建設用地,這片土 地是作為他交付氹仔前炮竹廠土 地的補償。本周許多有爭議的事實 變得更加清晰:一方面,已經收到…
政治澳門

葡萄牙的政策

既非PSD,也不是PS……高天賜向《澳門平台》表示他將從「一個非常小的黨派」名單中候選成為葡萄牙議員。 政治數學並不僅僅是數字,還有包括其他方程,特別是思想、心理或關係……但也有各種資料在博弈:2009年,有八千票投給PSD在歐洲以外的圈子:兩名議員。10月4日下一次立法會有更多的登記選民,選出一名議員將需要「5000票」,高天賜預測,深信他作為「一個小政黨」名單領頭人會展現實力,而這個政黨僅在「未來15天內」揭示。高天賜前往里斯本時確認,「不是PS,不是PSD,也不是CDS」,並將在里斯本把協議正式化。 15天前,社會黨(PS)澳門分部發表了一項聲明,批評可能通過社會民主黨(PSD)成為候選人,這個傳統的贏家政黨──趨向保守,在歐洲選出了兩位議員,以及在世界其它地區也選出了兩位。在發送給《澳門平台》的聲明中,高天賜澄清其立場之前,協調員蒂亞戈·佩雷拉(Tiago…
政治莫桑比克

馬丕庫不跳馬拉奔嗒

格布紮目前仍然是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主席,這是莫桑比克傳統上的權力中心。地球人都知道這回事。但是,新任總統費利佩.紐西所組建的新政府任命了11個人選(除了9個省的省長外,他們都來自於格布紮政府的組織架構內,大部分是前任中央政府的成員),這一事實,就表明了,格布紮放碗不放筷,他依舊掌控著很大的權力,另一方面,這也給紐西的政府潑了一瓢冷水。 如果我們再加上莫桑比克議會議長(AR)(維若妮卡.瑪卡莫)和議會莫桑比克解放陣線委員會主席(馬加里達.塔拉帕)的話,這二位都是來自前任政府的立法機構,那麼,這個雙頭權力的政治模式就有可能獲得更多追隨者。 《薩瓦納》瞭解到,一項任命埃涅阿斯.柯米謝擔任莫桑比克共和國議會議長的提名不獲通過,因為議會的領導人有更大的裁決權。這種情況對於阿爾柏圖.希班德來說並不是什麼好事,這位希班德先生在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內可以說是恐龍級的人物了,在很早以前就開始擔任莫桑比克共和國議會議長,他是僅次於格布紮的實權派,他一直在統治著莫桑比克共和國(這是紮根於一個古老權力移交的協定之中的願望,達成這個協定的是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內的權貴人物,即薩莫拉、西薩諾和希班德,而紐西則是希班德的「侄子」,他的特別代表)。 站在這場政治權力角逐背後的是希班德和他最堅定的支持者,這些人包括來自馬孔德族的著名人物,例如拉各斯.利蒂姆(前任總參謀長)、薩萊西歐.尼亞拉品邦諾和阿坦納西歐.恩土木科(紐西政府的國防部長),他們對於格布紮在政府中依然位高權重已經表示了不滿。而希班德也被認為是成功阻止格布紮第三次連任企圖的主要功臣。 根據本報(《薩瓦納》)所掌握的消息,就在新當選的總統宣誓就職前一周,希班德和他的盟友們與格布紮召開了一次會議,希班德他們要求他說明莫解陣黨內的權力過渡時間表(拿出時間表來),(這樣紐西才能夠同時擔任黨主席)。格布紮,根據我們所掌握的情況,並沒有對此給出明確的表態,相反,卻表示他想繼續擔任莫解陣的領導人。有人告訴《薩瓦納》說,格布紮提醒希班德,我們正在經歷一個新一代領導人的變革時期。 有一種說法暗示,在向新總統紐西移交權力時,格布紮並沒有完全交權,至少暫時是這樣的。或者說,這種跨代的權力移交是一個一點一滴、逐步進行的過程。希班德集團將會很憤怒地脫離與格布紮的會面:對於他們來說,現在非常緊迫的是召開黨中央委員會會議,這樣就可以要求格布紮辭職,然後選舉紐西擔任莫桑比克解放陣線黨主席。 前有希薩諾的先例 如果這種事情如願以償的話,那將會是2005年3月事件的翻版,在這次會議上,選舉格布紮擔任黨的最高領導人。當年2月份,格布紮在宣誓就職莫桑比克共和國總統一職後,就明確表示,他不會允許自己與莫桑比克解放陣線中央委員會共同分享「紅色海岬」宮(莫桑比克總統府),當時,擔任黨主席正是希薩諾。這樣,在2005年3月份所召開的一次會議上,隨著若阿金.希薩諾幾乎是不情願地辭去莫解陣黨主席一職,這種權利移交過程正式宣告完成。 一石激起千層浪,希薩諾辭職所引起的反應是如此的迅速,讓格布紮如願以償,又讓希薩諾回天乏力。然後所發生的事情使我們有目共睹:格布紮開始摒棄希薩諾政府架構中一切帶著希薩諾印記的東西,這種情況在2012年彭巴市所召開的莫解陣全國代表大會上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。根據我們《薩瓦納》所掌握的消息,格布紮打算下令在明年3月份召開莫解陣中央委員會第一次常務會議。 但是,莫解陣黨內的一部分人擔心,格布紮還沒有做好完全放棄權力的準備。「看起來,莫解陣中央委員會是為格布紮服務的,他們會確認格布紮繼續留任黨主席」,這位消息靈通人士主要告訴《薩瓦納》。雖然這種未經確證的消息正在坊間流傳,但是也不斷地有消息傳來,說希班德將會提高他在黨內的影響力。因此,這次中央委員會會議一定非常熱鬧。,上個星期,在比萊尼海灘(希班德和上面所提到的這些人物都在場)所召開的會議上,肯定了人們的另一揣測:親近現任政府的馬孔德族大家族。 在本次會議上,紐西從他的「叔叔」希班德口中聽到一些令人不愉快的消息,即所提名的政府人選被否決了,這樣做的目的是為了針對名單內的一些具體人物。靠近希班德圈子的消息靈通人士告訴我們,在這次會議上,還討論了權力移交問題。不管怎麼樣,在短期內進行莫解陣黨內權力移交問題的期望,看來是要落空了。這次政府的組成也說明這一點。希班德的這些舉動也表明了:他打算以「叔叔」的名義作為紐西的靠山。在這些恐龍之間所爆發的權力之爭之中,紐西總是表現得不溫不火,顯得很低調,避免正面衝突,儘管如此,這並不意味著,他不會,不動聲色地、努力地、盡可能地,抹去他新一屆政府中的格布紮標記與風格。 前任格布紮政府時期負責宣傳的部長加布里爾.穆迪塞(通過著名的G40事件)還沒有完全被捨棄,就充分說明了這一點。但是,希班德對此則另有打算,他希望通過本次中央委員會會議,紐西能夠獲得更大掌控黨內事務的權力。但是,一些莫解陣黨員對於下一步的戰略採取了保留態度,而且勸其三思而後行。這可以理解為,強迫黨中央委員會討論黨的領導權這個敏感話題,這在政治上是非常危險的,因為阿曼多.格布紮還掌控著黨中相當大的一部分,他甚至可以把你清理出黨。 馬塞盧.莫斯…
政治澳門

保安司司長的職務是民眾較滿意的部份

自從就職後,新任政府隊伍的表現得到居民正面的評分。在《澳門平台》的政治表現問卷調查中,保安司司長取得最好的成績,同時運輸工務司司長被評為「不及格」。 居民說在澳門感到很安全,而從新任政府就職後,可以看到社會秩序的改善,因此在保安司司長黃少澤的行政表現方面給予最高的分數。相反,公共交通和運輸方面是社會最不滿意的中心點。 根據本周的《澳門平台》訪問10名年齡介於20至65歲後的澳門居民,所調查的問卷結果,行政長官崔世安的新任政府班子表現得到令人滿意的平均分數,在1至5分的評分中得到3.8分,1分是最差,5分是最好。 黃少澤,前任司法警察局局長,經濟財政司司長梁維特取得最好的平均值,分別是4.2和4.1分。 「我在澳門感到很安全」,一名工作30年的商人黃生說,並強調:「在新任政府就職後,社會秩序有所改善」。 Li…